長江商報 > 澤達易盛毛利逐年下降   研發費率8.4%僅為同行六成

澤達易盛毛利逐年下降   研發費率8.4%僅為同行六成

2019-06-24 07:03:19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徐佳

    成立剛滿六年的新三板公司澤達易盛(天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澤達易盛”,839097.OC)科創板IPO正式獲上交所受理。

    招股書顯示,隸屬國內中藥生產信息化領域的澤達易盛目前業務范圍已涵蓋國內超8萬家零售藥店。此次公司擬在科創板上市,募集資金4.37億元將全部用于拓展主業。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報告期內在完成收購蘇州澤達和浙江金淳后,澤達易盛近兩年盈利能力迅速提升。但從其毛利率表現來看,2016年至2018年,公司主業毛利率分別為59.33%、50.7%、46.99%,呈逐年下降趨勢。

    值得一提的是,與同行業其他公司相比,澤達易盛的研發投入力度并不算高。報告期內,公司研發費用率分別為10.29%、7.68%、8.44%,而同期同行業可比公司研發費用率均值分別達到12.51%、12.53%、14.19%,均遠高于澤達易盛。

    重組兩家公司提振業績

    據了解,本次澤達易盛擬在上交所科創板上市,公開發行不超過2078萬股新股,募集資金4.37億元。

    綜合招股書及新三板掛牌披露數據,2016年至2018年,澤達易盛分別實現營業收入7219.11萬、1.24億、2.02億,同比增長-12.8%、71.54%、63.34%;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1014.44萬、3294.49萬、5273.77萬,同比增長-50.81%、224.76%、60.08%;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分別為856.6萬、2726.54萬、5041.3萬,同比增長-57.74%、218.3%、84.9%。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2016年和2017年澤達易盛分別作價2435.28萬元、2億元收購蘇州澤達100%股權、浙江金淳67.5%股權,完成對兩家公司的全控,業務范圍分別延伸到至醫藥生產領域和食藥的源頭種植端領域。

    兩家公司并表后,澤達易盛整體盈利水平進一步提升。去年,蘇州澤達和浙江金淳分別實現凈利潤741.3萬、2327.4萬,占公司當期歸母凈利潤的14.7%、46%。

    盡管報告期內澤達易盛盈利能力大幅提升,但從毛利率表現來看,公司整體毛利率水平卻呈下降趨勢。

    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59.33%、50.70%、46.99%。同期,包括衛寧健康、創業匯康、和仁科技、浪潮軟件在內同行可比上市公司主業毛利率平均值分別為49.03%、49.11%、50.24%,逐年上升。

    公司認為,上述公司與公司行業細分領域均有所不同,銷售對象及經營模式也不同,因此毛利率存在差異。

    需要注意的是,澤達易盛還存在客戶較為集中的風險。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前五名客戶銷售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50.17%、54.91%、72.34%。其中,2017年中國電信成為公司最大客戶,2018年對中國電信(浙江省公眾信息、杭州天翼等)的銷售額合計為8871.56萬元,占比達到43.86%。

    研發費用率遠低于同行

    研發費用方面,報告期內澤達易盛研發費用分別為742.89萬元、950.57萬元、1707.05萬元,其中2017年及2018年研發費用的增長比例分別為27.96%、79.58%。占當期營收的比例分別為10.29%、7.68%、8.44%。

    與同行業上市公司相比,報告期內同行業可比公司研發費用率平均值分別為12.51%、12.53%、14.19%,可見澤達易盛研發費用率均低于行業平均水平且差距在近兩年逐漸拉大,其中去年公司研發費用率僅為行業平均的六成左右。

    對此,澤達易盛認為主要原因有三點。其一,由于公司經營規模增長迅速,總體來看研發費用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并未大幅增加。其二,公司每年的研發費金額變動與公司本身的業務需求和發展戰略相關聯,與公司目前的業務規模相適應。此外,公司目前處于發展階段,研發費用的投入需要考慮成本效益比。

。。。。。。。。。。。。。。。。。。。。。。。。。。。。。。。

    恒安嘉新應收賬款占營收72%

    客戶付款周期長經營現金流承壓

    ●長江商報記者 鄭瑋

    6月19日,恒安嘉新(北京)科技股份公司(下稱“恒安嘉新”)回復上交所的第四輪科創板問詢。

    此輪問詢中,上交所仍舊關注毛利率、公司客戶等“老問題”,值得關注的是,在上輪問詢中,上交所還關注了股份代持、招投標和競爭對手等重要關注問題。

    恒安嘉新回復稱,公司收款進度滯后于合同約定,存在收款進度滯后于合同約定進度的風險。公司回款原則上均按照合同約定付款進度進行,但因公司主要客戶為電信運營商,處于相對強勢地位,雖然公司已經履行了相關的合同義務,但是客戶并未嚴格按照合同來執行,同時客戶付款的審批流程涉及眾多的部門和人員,審批流程較長,導致實際回款進度滯后于約定付款進度。

    不過,截至2019年6月初,公司已收回2018年末應收賬款16,966.98萬元,占2018年末應收賬款余額的比例為36.68%;其中,2018年12月28日、29日簽訂、當年簽署驗收報告并確認收入的4個項目回款比例為27.00%。恒安嘉新也表示,公司面臨收款進度滯后于合同約定進度的風險,可能會導致公司現金流錯配,出現現金流短缺的情形。

    客戶過度集中致收款滯后

    招股書顯示,在公司發展初期,公司實控人金紅于2010年10月至2011年7月期間,先后將其所持恒安嘉新有限股權轉讓給劉長永等33人,希望其能加入公司或者為公司發展提供規劃咨詢建議、幫助公司進行市場推廣開拓。

    上交所在問詢中質疑該等33人是否實際出資,出資價格是否公允,是否存在利益輸送等問題。

    恒安嘉新保薦機構對此回復稱,根據劉長永等28人出具的確認函以及保薦機構和發行人律師對上述32人(單連勇不接受訪談)及金紅進行的訪談,該等委托持股方及金紅均確認不存在利益輸送的情形;同時,保薦機構和發行人律師對發行人報告期內的主要客戶與供應商進行了訪談,該等客戶與供應商均確認不存在通過該等自然人與恒安嘉新建立業務聯系的情形。因此,劉長永等33人與金紅之間不存在通過股權代持進行利益輸送的情形。

    問詢函表示,公司2018年12月28日、29日簽訂、當年簽署驗收報告并確認收入的4個項目存在回款不及時的情形。

    長江商報記者統計發現,四個訂單額合計4281萬元,初驗時間均為2018年12月份。

    對于該情況,恒安嘉新表示,上述四個合同收款情況與合同約定不一致的原因主要系客戶為電信運營商,處于相對強勢地位,雖然公司已經履行了相關的合同義務,但是客戶并未嚴格按照合同來執行,同時客戶付款的審批流程涉及眾多的部門和人員,審批流程較長,導致實際付款時間較晚。 

    問題根結還是在于客戶集中度高,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三大電信運營商是公司的主要客戶,他們是公司應收賬款的主要來源。

    股東名單“閃瞎眼”

    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8年,恒安嘉新營業收入分別為4.30億元、5.06億元、6.25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916.05萬元、4185.64萬元、9664.35萬元。

    實際上,報告期內,公司的客戶集中度明顯是過高,前五大客戶貢獻了銷售收入的80%以上。

    公司的應收賬款近三年大幅增加,占營收的比例由2016的53%提升至2018年72%。應收賬款的增加,導致收現率均低于100%,也導致經營性現金流凈額與凈利潤不匹配,流動性情況惡化。 

    而運營商一般由省級公司集中采購支付,付款審批流程較為復雜,付款周期較長,導致公司的應收賬款金額較大。

    當然,電信運營商的信譽普遍較好、處于行業強勢地位,再加上公司營業收入具有季節性特征,這些因素,也是導致收現率低、經營性現金流凈額與凈利潤不匹配的原因。

    不過,即便陷入客戶集中和收款滯后旋窩中,也抵不住恒安嘉新受到各大知名投資機構的青睞。

    根據其招股說明書,不少重量級機構都有直接或間接參股,包括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騰訊產業投資基金、社科院、社;、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中國財政部、中信國安,以及京東創始人劉強東。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万人百家乐